月色被打捞起,而我的桶掉进了池塘里。

致亲爱的维克托

亲爱的维克托

我亲爱的维克托,我的天使,我的神。突来的联系请不要介意。现今的你可能在拆开这份书信时带着一丝不耐、不信任和疑惑,没有更多的耐心再往下多看一行,但我仍恳请你在疲累地倒向床铺时,顺手阅读完我这份卑微的信。


我记忆中的你是否依旧光彩亮丽、宛如神衹?但我知道你如同曾经的我一样,会在夜深人静的夜里抚过自己因伤痛而红肿的脚踝,会在面对镜中憔悴的自己时迷茫且孤单。但你与此时的我又有细微的不同,——恕我直言,与给你发这份可疑信件的,莫名其妙的、年长的我相去甚远。


五分钟、也可能是十分钟前,我做了一噩梦。那个梦里的我终日在冰上舞蹈、摔跤、痛苦、哭泣,日复一日,...

#赤温# 神明(西剑流流水账)(我没文化)

这是温皇随赤羽在东瀛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认赌服输,只不过一句无心的调侃,最后也不知是故意还是真醉,温皇嘴上念叨着麻烦与不乐意,仍然是笑嘻嘻地跟着赤羽踏上了回到东瀛的船只。

行程中明显感受到赤羽的那名下属——好像是叫神田?懒得去记太多人姓名的温皇有些不确定,——非常得心神不宁,一会儿站在船头向家乡的方向张望,时不时回来冲赤羽急切地询问归期。

——屡次打扰到和自己的独处时间,这才是让温皇记住那下属名字的原因吧。

赤羽合起扇子,在手心轻轻地敲了两下,从喉间吐出发自内心喜悦的笑声与难得的逗弄。

『哦——哦,怎么了神田,是有什么在家乡让你惊恐着、归期的到来吗?』

神田有些不自然地来回踱步了两...

#俏温##赤俏温#床单(又黑又黄(不要打我(我是好人

  温皇闯了个大祸。

  趁俏如来不在,他爬到赤羽床上去了。

  虽然事后的惩罚有些肉疼,但温皇并不在意,他舔了舔嘴,觉得赤羽的味道真是太棒了。

  俏如来把温皇扔进冷宫,支走他身边的下人,逼一个无生活自理能力的温皇每天自己解决温饱衣食的问题,想着法儿的折腾他,干一些丫鬟下人才会做的洗衣打扫之类的事。

  温皇捧起手中的床单,柔软的布料上沾染着一块块凝固的液体,温皇想起赤羽和俏如来将床单往自己面前一扔命令自己洗好的用意,又用手搓了搓那块变黄变硬的部分。

  温皇抖开...

#俏如来# 世子(俏如来中心)

三、


战后的岁月总是让人有种过得特别快的错觉。温皇摇晃着躺椅想到。

自从收养了个娃娃,府内倒是多了几分生气。从最初一群没有经验手忙脚乱的给彼此添乱,到终于请来了一位奶娘解决最基础的问题,一眨眼已养了俏如来三年。

到时候可定要好好向史王爷讨这笔账,呵呵。


俏如来正在书房歪歪扭扭地描着字。温皇走进书房,将他抱起放在腿上,一同坐在案前,从身后包住俏如来的小手握着笔,一笔一画地描写着字帖上的字。一字描罢,放下笔,俏如来看着不再扭曲的字,开心地举起纸吹了吹,又一脸期待地回头去看身后的大人。温皇摸了摸他的头,便听有人传话,来客人了。

带着俏如来行至大厅,便听一声熟...

#俏如来# 世子 (前篇“护”,把脑洞炸开来啦~)

二、


回转时,温皇将婴孩也带回了府邸暂为安置。

看着仍然闭眼安静睡着的婴孩,温皇摇了摇羽扇,心中盘算着突来的来龙去脉。

史艳文现今不明下落,而他儿子为何会在默苍离手上,温皇并不怎么信朝间“挟世子以令诸侯”这样的谣言。不仅是此前战中的默苍离,就算浴血奋战也未伤到他一分一毫;温皇想到那群愤酸老头在谏言时激动地弹劾着默苍离的条条罪状,就忍不住要发出轻蔑地冷笑声。

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这娃儿的情况……

温皇想到默苍离最后浴血的画面,心不由得一紧。更可惜了这么一个趣味的对手。


锦被中的婴孩一直未醒转,粉嫩的肉手捏成一个小拳,乍一看没什么气色的小脸也渐渐地泛起...

#情翠# 浮游

     慕容情伸手拨开水纹,在湖里游荡着。


     宽大的衣袖和黛蓝色的发丝将眼前的水下视野划分为一块一块的琉璃,温柔的绸缎轻轻拂过这块玉石,斑驳的纹路让他一时恍惚。浮出水面换了一口气后,慕容情觉得浑身畅快。雪非烟的温泉虽是舒适,但偶尔肆意在外野游一回也是自在。正巧看到一朵茶花自空中打着转落下,慕容情趣味地眼神追逐着这花,见花落在水面上边伸手拍去欲碰触。谁知动静太大反倒将花带入湖水中了。

     慕容情索...

#情翠# 亲吻

     寒烟翠突然掂起脚尖,亲住了慕容情唇角。这下轮到慕容情楞了。他还是捧着那根逗鸟棒,她还是撑着那把伞。寒烟翠眨眨眼,含着笑继续亲,觉得情美人的嘴唇柔软清凉,美好得像在品尝一块甜而不腻的糕点。慕容情终于回过了神,微微侧头也噙住了她,伸出舌尖划过她的唇间。她闭上眼,张嘴含住了温柔探入的舌,细细吮吸之后在那舌面上舔过。慕容情眯起眼,流光在黛蓝色的眸中回转,捧着逗鸟棒的手有点抖,却还是没有伸手拥住她。他在寒烟翠的嘴里舔过一圈,带着她的舌回到自己的领地,也学着她细细吮吸。两人在彼此的温柔乡内互相逗弄着唇舌,没有相拥入怀,心意却在连接的唇内回荡,透过...

护子

       浓重的血腥味随着风飘进温皇的鼻子里,温皇皱了皱眉,加快了速度向远处无数剑阵形成的结界那边冲去。甫一靠近结界炸了开来,剑气乱冲,温皇急忙运功护住周身仍退了几步。待剑势稍减,温皇睁开眼奋力看去,勉强从四射的剑气中窥到剑阵中心那人高举墨狂,一手护着怀中襁褓,咄咄逼人地剿灭阵中包围的每一个鬼魅。他冷静自持面不改色,手中的墨狂仿佛继承了他的意识,化作数道利刃向四面八方射去,精准地贯穿内中来回飘荡呼啸的魔鬼,全然不顾身后的魔将向他发出攻击,一手收回墨狂,反手将魔揽腰斩断,飞溅的鲜血溅射在他一如既往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仍然没...

© ☆迦尔甘蒂娅星☆ | Powered by LOFTER